实务课堂
课程
  • 课程
  • 老师
搜索

对研发费用的核算与分析

2018-09-30 09:17:17  来源:龙8国际|网页版会计在线
字号
  • 大号
  • 标准
  • 小号
企业做研发,创新的方向如何选择?一般来说有两种导向:第一,技术导向,不断追求高尖精技术;第二,客户需求导向,根据客户需求形成技术和产品。这两个导向都有不确定性,前期都需要预研探路。华为的做法是,每年保证预研费用占研发费用的10%,不能高也不能低。一、研发费用应在利润表中单列利润表中期间费用不应只有三项。销售费用核算面向市场的费用支出,管理费用核算面向内部运转的费用支出,财务费用核算面向融资的费用支出。研发费用与这三项期间费用都靠不上,建议单列出来作为一项期间费用列示。一方面,还管理费用以本来面目;另一方面,突出研发费用的地位。管理费用高让人心痛,而研发费用高则让人心动。二、研发费用在利润表单列释放的信号研发费用在利润表中单独列示,这将释放一个信号:研发费用高的企业是有长远发展规划的企业,重视研发的企业也将得到更多尊重与认可。一直以来,把研发费用混在管理费用中核算,这是极大的失误,因为这模糊了研发费用的面目,也歪曲了管理费用的实质。现在的变革等于拨乱反正,为企业在研发上所做的努力正名。三、研发费用费用化更符合谨慎性原则研发费用资本化是给利润粉饰开的口子。把研发行为生生截为研究、开发两段并不科学;研发从来是行百里半九十,不到最后一刻没人敢说研发成功。从这点看,研究、开发是不可分的。即便研发成功了,研发成果就一定有价值吗?研发成功与市场成功差得远呢!按谨慎性原则,开发费用同样应费用化。四、研究阶段与开发阶段如何界定研发费用能否资本化,关键在于研发工作是处于研究阶段还是开发阶段。处于研究阶段,意味着事情还不成形,花的钱就当打水漂了,全部作为费用。处于开发阶段,好比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花的每分钱都将有价值。实操中有两点不好把握:一是研究、开发临界点怎么分;二是谁敢说到了开发阶段成果就一定有价值。五、研发费用资本化容易被滥用研发费用资本化如同一道窄门,能过得去的不多。正如上面所讲,研发不到最后一刻,谁能预知成败呢?行百里半九十,研发过程也同此理,90%为研究,10%为开发。站在企业角度看,因为研发费用可加计扣除,从节税方面考虑,企业也乐意费用化。如果会计账面上资本化的研发支出过于高企,那是值得关注的信号,基本可以断定企业在滥用此款粉饰报表。六、衡量企业发展后劲看研发投入创新是高科技企业之魂。衡量高新技术企业发展后劲,可以看它每年的研发投入。华为每年至少拿出收入的10%投入研发,持续十多年如是。用华为CFO孟晚舟的话说,研发投入要像跑马拉松,而不是百米冲刺。华为能在完全竞争的通信市场笑傲群雄,与产品、技术过硬分不开,这些又与华为研发领先的战略分不开。七、企业的好“三高”与坏“三高”高毛利率、高预收账款、高研发费用加一块是“好三高”,有这三高的企业几乎可断定是好企业,华为是典型代表。高毛利率、高应收账款、高销售费用加一块是“坏三高”,有这三高的企业往往一时显赫,结局凄凉,秦池已做过例证。好坏三高的差别在于推动高毛利率的动因不同,前者靠研发创新,后者靠市场运作。八、高价格、高质量、重研发,缔造品牌影响力产业发展的两条路径:1)低价格、低质量、轻创新;2)高价格、高质量、重研发。第一条路径多为仿制,做着做着就成了血汗工厂,甚至成了假冒伪劣工厂,地沟油作坊是个例子。第二条路径早期艰难,要耐得住寂寞,一旦做起来,会形成品牌影响力,华为就是例子。产能过剩,洗牌难免,预先筹划下洗牌后的路径吧!九、先开一枪,再打一炮,然后范弗里特弹药量华为每年把销售收入的10%到15%投入研发,研发毕竟有不确定性,如何降低研发的不确定性呢?任正非有个生动的比方,先开一枪,再打一炮,然后范弗里特弹药量。先开一枪,就是在不同前沿技术方向开展研究,探索中没有失败这个词,但要控制节奏。当感觉到可能会有突破,那就再打一炮。当觉得有点把握时,再进行密集投入,这就是范弗里特弹药。十、企业研发不能过于追求技术领先为什么企业研发不能过分追求技术领先?一是因为最先进的技术不一定能市场化,不能市场化的技术对企业而言毫无价值;二是做最先进的技术意味着要一路探索,要有殉道精神,而竞争对手可以从你已摸索出的路径中轻松复制。因此,企业界有个奇怪的定律,最早搞出某项新技术的企业最后都不是该技术的获益者。十一、想要预收账款,必须研发创新预收账款贷方的发生数可以反映出企业产品的竞争力,以及企业对研发创新的态度。通常只有新产品、稀缺产品才能做到先收钱后发货。竞争者同样会看到这种商机,要想持续保持领跑优势,企业需要不断地研发创新,苹果公司的产品就是例证。深究一下你会发现,预收账款大的企业往往研发支出也大。这也算天道酬勤吧!(本文来源:袁国辉 指尖上的会计)
实训产品